69中文网

首页|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同人漫画|其他类型
光明死了都要爱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明死了都要爱 > 第20章 教柳知业教骑自行车

第20章 教柳知业教骑自行车

作者:安峦
    “你会骑自车吗?”这是姐姐让安峦问的。

    快吃饭了,安峦和姐姐要一起把吃饭的碗筷,馒头,端进堂屋里的大

    可是这次姐姐却挥掉了,安峦要把馒头端到堂屋里的手,“小妹我自己来,你能不能替我向你那个好朋友问问,问问他会骑自行车吗?要是会的话让他教我。”

    安峦真开心,安峦感到一阵阵自豪。

    “好我这就去问。”说着安峦就要拍着胳膊跑走了,姐姐一下子赶紧抓住了安峦的衣服,“你等一等啊,等我把馒头端进堂屋里,等我走了之后你趁我不注意问。”

    “好。”

    安峦缩在门口站住了,她站在门框边,等着姐姐走过去,之后她再跑过去问柳知业。

    柳知业坐在院子的桌前。

    安峦急切的跑到院子里,她突的一下刹住了脚,偷眼看着姐姐有没有走进堂屋,这时候姐姐刚好跨进堂屋的门槛里。

    安峦一下子窜上前,一把拉住柳知业的手笑洋洋的往外面跑,在墙角停下,“柳知业你会不会骑自行车啊?”

    “会。怎么了,是不是你姐想学?”

    安峦意外的张着嘴,“你怎么知道了?”

    “因为我知道你是一个不爱学习的,你姐是一个爱学习的学生。”

    安峦忽略了柳知业洋洋得意的那个“学生”二字。以她的脑袋早就忽略了柳知业竟然口口声声称她的姐姐是他的学生。而以她的脑袋也不会去想柳知业话里的意思。

    安峦知道了,柳知业竟然连自行车都会骑,她的心里又对柳知业生出了敬佩之情。

    她在心里暗暗自喜着,自己有这么厉害的一个朋友。

    她在姐姐面前,感觉到特别的光荣。

    吃过饭后爷爷又坐在长椅子上妈妈聊了一会儿天。

    爷爷在地里帮妈妈干活。

    这回安峦和姐姐可以休息了。

    地的那一头是一条河,河岸上是一条宽敞的大路。

    柳知业在大路上小心谨慎的教姐姐骑车。

    他用力扶住车把手。

    姐姐磕磕绊绊的骑着。

    他慢慢的放开手,紧跟着姐姐车后轮的左边,手放在姐姐车座很近的位置上,身体做着警惕的姿态,以防姐姐一个不稳连人带车一起载倒。

    安峦有趣的看着她们。

    姐姐总是身体不稳车子左右摇摆,唔唔啊啊的叫着。

    每当这个时候离她们八米远,慢慢走着的安峦总是看的哈哈啊啊直笑。

    姐姐总是怕掉进路下面了,脑袋总是往路下面斜,结果她的手没想到也往那边颤颤抖抖的斜过去了,车子自然也跟着往路边过去。

    还好危险时刻柳知业护住了她,不顾自身危险一把扯住了歪歪扭扭咯咯巴巴的自行车。

    安峦看着十分惊险,庆幸自己还好没有学。

    姐姐越骑越是自信了总是带着爽快而惊惧的笑。

    她自信的不让柳知业扶了,起行的时候她可以自己稳住坐到自行车上了。

    而柳知业也看出了她的进步,不总是那么安全的扶住车子,而是慢慢慢慢的松懈,希望她能够独立。

    直至姐姐自信的说不用他了,他才放手。

    不过他会跟着她的车子慢跑。

    还是有些不放心。

    姐姐下坡的时候啊啊啊的叫着,然后手一转弯往那边行,一下子转的弯太厉害了而她又没及时停住,结果没想到连人带车撞到了河岸边下坡处的树上了。

    她的侧脸紧紧的贴在树上,嘴被迫的开着,露出惨白的牙齿。

    左右手无力的垂在树的两侧。

    “救救我。”姐姐眼睛有泪,虚弱的说。

    安峦目瞪口呆的看着这样趴在树上的姐姐,还好有树挡着不然她就直接掉进水里了。

    安峦和柳知业慌忙的赶到,一时竟然不知道先把她从岸边的斜坡处拉上来,还是先把她身下的车子从岸边的斜坡出拉上来。

    安峦的手无力的拉着姐姐的胳膊把她往岸上拉,低着头咧着嘴笑着。她不敢笑的明显,下巴抵到锁骨,脸因为憋笑憋的发红。她憋笑憋的有些难受,可是她不敢笑怕姐姐会生气想打她。

    上次姐姐摔倒了,安峦就呵呵呵的直笑,结果摔得疼的姐姐就气鼓鼓的冲上来,打了安峦,“你不是笑吗?我让你笑。”

    安峦被打的疼了,被打的委屈了就呜呜呜咧着嘴哭。

    “教你在我摔倒的时候笑。”姐姐恨恨的说。

    安峦感到心里一片委屈,她也不想笑可是就是忍不住嘛。

    她也理解姐姐的苦闷。

    像自己摔倒的自己看见别

    人在笑也想报复一下,她就会在心里想着看看你下一回摔倒了我也在你面前笑“气你”。

    姐姐被拉了上来,她低着头心有余悸的瘫坐在地上。

    安峦看她这个样子实在忍不住了,她一下子蹲在地上将头抱起,喘着气咧着嘴暗暗的笑着。

    她的鼻涕也欢呼的不停的流着。

    小时候的她有一个烦恼那就是鼻涕整天流,像是怎么也流不干。

    安峦总是用袖子一抹鼻涕,袖子总是发着光,稍微长大了一点大概怕羞了,就总是吸着鼻子,也不抹了。

    姐姐抬起头是一脸的懊恼,也不看安峦。

    安峦心虚也乐得这样。

    姐姐好像经过刚才的凶险之后反而变得胆大一样,她扶起自行车就骑。

    安峦发愣的看着她。

    柳知业走到她的身边,“你要不要学?”

    “我也想学可是我太小了,腿蹬不下去。”

    安峦无奈的看着自己的腿。

    “没事等你长大了我再教你。”安峦开心的笑了。

    她打量着柳知业的身体,他要比她高一个拳头,但是分明他和她一样大啊。为什么他长的高,她就比起来长得矮;而且为什么他能骑车而自己不能。

    其实安峦在同龄女孩群中算是长的高的,长得正好的。

    安峦眼睛又重新追随姐姐,她看见姐姐铁青着脸一副不认输的样子,勇敢的将车骑的很快,胳膊有时会连连发颤。

    但是总得骑得不错,已经算是成功了。

    姐姐好几次连人带车一起摔倒,但是她都勇敢的很快的不服输的爬起来了。

    姐姐练了好久,终于将车子停下来了,推着向坐在翠绿枣树下的他们走来。

    “我终于会骑了。你们觉得我骑的怎么样?”

    安峦赶紧起来,咧着嘴笑着说,“好啊。姐你骑的真好。我真羡慕你。”

    “峦峦等我很熟练了我就教你。”

    “好啊。”安峦拍着手说。

    晚上的时候,她们三人躺在驾车上仰头看着天上的繁星点点。

    安峦躺在中间,左手边是柳知业,右手边是姐姐。

    他们安静的看着天上的星星谁都不说话,被这天上的美景给迷住了。

    今天的夜色是多么的和煦啊!这是安峦在这里这么久以来,最爱的夜色。

    最有感触的夜色。

    微风吹来,吹在他们脸上像是温柔的抚摸一样儿。

    安峦半张着嘴,把天上的星空映在了眼睛里。

    她的胸脯起伏,连连感叹这美丽的夜色。

    看的久了他们各自动了动,保持一个舒服的姿势。

    “峦峦我们会是永远的朋友吗?”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