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首页|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同人漫画|其他类型
白先生的闪婚娇妻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白先生的闪婚娇妻 > 162 谈谈赔偿的问题

162 谈谈赔偿的问题

作者:琳阅
    桑弘文拉了一张椅子,想坐在桑奶奶身边,但餐桌边除了桑榆和桑奶奶坐着的椅子,其他的都倒在地上,不难想象在他们来之前这里发生了什么。

    桑弘文以为是桑椹弄的,瞪了一眼气鼓鼓的桑椹,想开口骂两句吧,又见她双眼红肿,神情阴郁,知道她一个小姑娘出了那种事有些想不开,她没有要死要活,没有得抑郁,都算这丫头性格活泼。

    他还敢说什么。

    微不可查的叹息一声,他只得把地上的椅子给一张张搬起来,地上还有玻璃碎片,桑弘文怕伤着她们,把较大的碎片给捡起来,放进垃圾袋中。

    他不常做家务,弯着腰,勾着背,笨拙的模样。

    本来慢悠悠喝着汤的桑榆目光落在他身上,心头难免是一股酸楚。

    他一定把这件事往自己身上揽吧,以为是合作方面得罪了黄肃,才让桑椹有这么一出。

    这让她很暴躁,桑榆走过去,拉起桑弘文,小心地把他手中的玻璃片拿过来,放进纸中包好:“爸,你别忙活了。”

    桑弘文把她拉到一边,在她耳边小声道:“你妹妹受了刺激,这段时间,你让着她一点啊。”

    “我让着她?”谁让着我啊!谁还能没有一个小脾气!

    桑榆觉得刚才升起的不忍心都见了鬼,又不是为了她,她何必!

    桑榆笑出声,“爸,你别捡了,该收拾残局的人不是你!这件事不是让与不让的问题,她是受了刺激,发生了不好的事情,我很同情她。但一码归一码,她把这件事怪在我身上?肆无忌惮的找我的麻烦!我还要让着她?今天敢带着她外婆过来砸我家,明天杀人放火,爸爸也让别人来让着她?”

    “我被王家人找的时候,我离婚的时候,怎么没有人让着我?!”如果这样可以,是不是谁受了一点委屈就可以为所欲为报复别人!那这个社会不公平的事情多了去了,都像桑椹这样,不都乱套了!

    桑榆承认后面的话有些偏激,反正对着桑弘文,她就是想把这些委屈说出来。

    桑弘文又叹息一声,没说话。

    本来就竖着耳朵的几人,当然听见了桑榆的话,桑椹立即走过来,拉开桑弘文,对着桑榆开口:“你少扯这些转移话题,我是因为什么来找你的,你心里没有数?”桑椹说着,拉着桑弘文,抽噎着开口,“爸爸,你听我说,姓黄的本来喜欢的人是桑榆,可是她讨厌我,她把我推了出去,我才……这件事都是她干的,她怎么这么狠的心,对着我做下这种事情。”

    曾晓玉一脸懵逼:什么?桑榆和黄肃串在一起了?还害了椹椹?

    “你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桑弘文打断她的话,看了眼桑榆,她安静地站在身边,一副乖巧的模样,他自认对这个女儿还是有几分了解的,她和徐妙言一样,从来不会拐弯抹角,在背地里搞阴谋,她们一般都是阳谋。

    桑弘文对桑椹说,“以后不准说这些话,要不是你姐姐,我们都不知道你去了哪里,也不知道你被人带走了。你应该感谢她,你不思感谢,现在还带着你外婆过来发脾气,成什么样,走,跟我回家去。”

    “我不干明明是她做的,事后她还假好心,她就是见不得我好!爸爸,你偏心,你以前不这样的,自从她来公司后,哪回不跟我们吵,现在我都被人毁了,还不允许我找她算账?爸爸,你以前最疼我了,但是现在你变了!”

    桑椹哭着,让桑弘文有些头疼,他沉声道:“你别闹了,回家去!”话落,斜了眼沙发上的谢芬芳,不禁拧眉:让她看好桑椹,结果,她就是这么看的?孩子不懂事,受了那事之后,心中糊涂,她一个老人了,也糊涂?

    “爸爸,你听我说,当时我……昏迷着的时候,听到……在说,他本来想要找桑榆,不是我!还有,如果她诚心帮我,为什么最后是爸爸的朋友找到我的,而不是她!她不是早拿到我失踪的视频了吗?被什么人带走,查车查不到吗?本来我发生这样的事情没几个人知道,她跑到家里一闹,我们家周围的邻居还有学校的同学都知道了……呜呜呜……这一切根本就是她设计的!”桑椹把心中的猜测说了出来。

    这一番话,当真说的有理,就算是没有根据,也被她拉出几分理落实。

    “爸爸,你不相信吗?你问问妈妈,那个变态是不是喜欢的是桑榆。”桑椹说道。

    桑弘文转头看向桑榆。

    桑榆转头看向曾晓玉:就看着她好意思说什么。

    曾晓玉见状,也没有过多的考虑,而且桑椹说的话在情在理,现在想来是挺让人怀疑,于是赶紧点头:“他……是挺喜欢桑榆的,之前追到z市也是为了桑榆。”

    “你们在说什么……椹椹发生了什么事?”桑奶奶不禁问道,目光落在桑弘文身上,见他黑着一张脸,又去看桑榆,指望她给自己解惑。

    桑榆张了张嘴,觉得这始终是桑椹的事情,她没有说出来。

    “啊——你这个心思歹毒的贱种,果然是你害了我家椹椹!我要让你坐牢!”谢芬芳听见曾晓玉这么说,声音尖锐的吼道,她再也忍不住,朝桑榆扑过去。

    桑弘文拦住谢芬芳,大喝一声:“你够了!你想做什么?你是什么身份,我女儿还用得着你来教训?”真是一把年纪了,她还能这么起劲!嫌事情不够乱?他转头扫了眼站着不动的曾晓玉,“你拉着你妈!”

    几人的大厅一片混乱,谢芬芳试图还要冲过去,要不是被桑弘文紧紧地钳制住,说不定桑榆已经挨了打。

    曾晓玉瞄了一眼桑弘文,内心不满:对对对,永远都是我妈?好像不是他妈似的。

    好啊好,桑老太婆她也不认!

    想归想,曾晓玉还是抱住谢芬芳,暗中捏了捏她的手:“妈,你别激动,椹椹也是弘文的女儿,还能亏了她?”冷静下来,要是现在闹,桑弘文还以为我们无理取闹,而且桑老太婆一直站在桑榆面前,要是弄到她,有理也变无理。

    谢芬芳冷静下来,推开曾晓玉,坐在一旁,等着桑榆给说法:“我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就没有见过这么恶毒的人,这么陷害你妹妹!她眼里还有我们家的人吗?”

    “你妹妹说的都是真的?”桑弘文眉头深深地拧起,看向桑榆。

    桑榆反应过来,有些不可置信,随即平静地开口:“爸爸,你不觉得这逻辑很扯淡?因为桑椹觉得黄肃喜欢我,就觉得我该被黄肃上,现在黄肃带走的是桑椹而不是我桑榆,所以我就有罪?就是我害的了?她们是找到了我和黄肃勾结的证据还是看见我和黄肃密谋了?就跑来我这里?”桑榆不禁摇头,“照这么推理,是不是我也该被黄肃抓一回,我才是无辜的?你们怎么不说桑椹是傻逼!才给了人家可乘之机!”后面这句话是对着曾晓玉三人说的。

    “你——”说谁是傻逼呢!“我没带走的时候,他们用了药,不然我怎么可能跟着他们去!”

    桑榆没有理会她的话,谁傻逼一目了然。

    桑弘文愣在原地,有些尴尬。

    “爸,在你这里,是不是我受到伤害就不要紧?”她睨着他,等着他回答。

    “桑桑!”爸爸不是这意思。桑弘文想说,看见她黑白分明的眸子,又说不出话来。

    桑榆突然间怒了。

    她转眸看了眼曾晓玉,对桑弘文道:“爸,正好,我也想告诉你一件事,你帮我分析分析。之前发现那份和鑫昌的合同有问题,后来你让我修改后送去给曾阿姨,你记不记得这件事?”

    桑弘文一天大事小事不断,这件事还真没有多大的印象。

    桑榆不等他回答,继续说,“我送过去后,曾阿姨陪着这个黄肃,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当晚……”

    曾晓玉反应过来,觉得桑榆后面说的话不是什么好话,立即打断桑榆:“你还在狡辩,你看看你妹妹受了多大的伤害,你不承认就算了,还要狡辩!还要不要脸!”

    “你住嘴吧,你们过来什么也不说事,又闹又砸的,现在弘文过来,你们还不把话说清楚?免得以后来扯!”桑奶奶拍了拍桌子,对着曾晓玉开口。

    曾晓玉当即噤声。

    桑榆深吸一口气:“当晚她就以陪客户喝酒的名义,让我留在那里,黄肃再三打探,她只笑不语,后来还联合其他人开始灌我酒,你这是什么目的?”桑榆看向桑弘文道,“爸,你是生意人,你知道的,那种情况只要她一开口说我是你的女儿,黄肃还敢把那些龌龊的心思落在我身上?”

    桑榆话落,眼睛盯着她。

    桑弘文心头一跳,也看过去。

    在一屋子人的目光下,曾晓玉有些慌,随即梗着脖子开口:“你在胡说些什么!什么叫我联合其他人灌你酒?你自己要喝酒我拦都拦不住!”

    桑榆笑出声:“我又没有毛病,那种情况下,我一个女孩子孤身一人,又不敢指望你,还主动去喝酒?当我跟你一样吗?见着谁都要喝两口,然后装醉顺便躺在别人怀里!讹一讹……”

    “桑榆!”桑弘文粗浓的眉毛挤在一起,说事就说事,别扯以前那些事。

    “你——”曾晓玉听见这话,几乎受不住委屈哭起来,“我知道她恨我,讨厌我,但是也不能这么中伤我的名誉。我自认没有把你当做亲生女儿一般疼爱,但是我至少也没有跟那些后妈一样对待你吧!”

    桑椹挤上前,想撕烂桑榆的嘴巴:“桑榆,你在侮辱谁呢。”

    桑榆余光睨了她一眼,继续说:“要不是我叫了白煦宁过来,后果不堪设想……诚然如你说的,没有如一般后妈对我,一个原因是我跟着我妈,另外一个原因是我已经这么大了,你还想这么着,打我?可能知道打不过我,便想着把我卖了吧!不知道把我卖给黄肃能给你签成多大的订单……”桑榆讥诮着开口,“还有你刚才说去z市,我问问你,当天这么多人,怎么偏偏安排我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女孩晚上去机场接人?你说黄肃喜欢我,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他告诉你的?你们私交的关系就这么好?他连这种事情也跟你说?!”

    桑榆说完,抱着胸,站在一旁,冷冷地看着她们。

    曾晓玉不说话了,她虽然坐了几年的高位,但学识摆在那里,这些年也不求进取,所以没有什么长进,脑袋不如一般人转的快,加上她理亏,也不知道该说那些来辩解。

    “我就奇怪了,不说桑椹的事情我还不知道,这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你不是故意的?谁相信!”桑榆补充道。

    反倒是谢芬芳,虽然听不懂,但知道桑榆的话不是什么好话,她再也坐不住,站起来指着桑榆的鼻子开口:“让你交代你妹妹的事情,你就在这里扯这些有的没的,我看你呐,就是心虚。”她抓住桑榆话中的一点,开始胡搅蛮缠,“你说我女儿待你哪一点像后妈了?是骂你了还是打你了,你这样说她,哎哟,我的女儿啊,你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她收回手,抱着曾晓玉哭起来,“你嫁给一个二婚的男人已经够委屈你了,你看看,现在还闹出这么多事情……”

    曾晓玉听见谢芬芳的话,本能的想去捂住她的嘴巴,在桑弘文越来越黑的脸色中,曾晓玉也跟着哭道:“弘文,你别听她一个丫头胡说,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么?我给小关打的电话,让他去机场接人,谁知道他会派谁去啊,我又不在现场,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些……”

    别说,她一说完,桑弘文也觉得她说得在理,桑榆垂眸,不想去看他的脸色,心越发冰冷。

    看来,说什么都没有意思了。

    但是——不说,心头又不爽。

    “那你刚才说黄肃去z市是为了我?!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才来公司,没有什么特别的能力有让黄肃不远千里跑到z市吧!还是你刚才乱说的?”桑榆反问。

    “我……”这让曾晓玉说什么?

    桑弘文看着脸色变幻又词穷的曾晓玉,想起了白煦宁在z市跟他说的话。

    曾晓玉之前在他面前确实说了不少黄肃的好话,这点毋庸置疑。

    “爸,不如,你看看我们的手机通讯记录?看看谁联系得多!”桑榆突然道,交出自己的手机。

    桑弘文没接。

    桑榆摇了摇手中的手机,对曾晓玉笑道:“曾阿姨,你不敢拿出来么?”

    曾晓玉哪里知道还有这么一出,她和黄肃的通话,甚至之前他去z市的微信记录都没有删除,怎么能拿出来看!

    “你看——她不敢!”桑榆桃花眼一挑,轻笑。

    桑弘文瞄了眼曾晓玉,脑袋乱的很,觉得这些家事比工作上的事情要烦得多。

    他现在又累又饿,而她们还在这里吵闹不休。

    他对曾晓玉的理解是:这人小心思不少,比如吃点回扣呀,让客户灌桑榆的酒什么的,但是让她把桑榆卖给黄肃这么大的事情还不至于,她没有这么肥的胆子。

    “行了!这件事以后再说,忙了一天,饭都没有吃。”桑弘文揉了揉眉心,想要出去。

    这时候,都没有人再提起桑椹的事情。

    她只呆呆的站在一旁,最开始,她以为黄肃是因为和爸爸有关系,才绑了她这个池鱼。

    后来她又怪是曾晓玉带她去了那个乱七八糟的地方见黄肃,才让黄肃对她有非分之想。

    来之前,她又觉得是桑榆害的,是桑榆和黄肃合谋害她的……

    但是,她说的那些,确实有些牵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这里也不是什么公共场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想砸就砸,我的杯子、花瓶还有我的地毯这些都毁了,还有椅子、沙发也脏了……”桑榆走过去,对着谢芬芳开口,“精神损失费就算了,但是这些东西都是我一件件精心挑选出来的,都是我的心头好。你们看这件事……”

    谢芬芳持续撒泼:“砸就砸了,又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你还想讹我钱,掉钱缝里了。”

    桑榆笑了,这笑如牡丹盛开,艳丽无双,一时惑人无比,漫不经心的话从她嘴里冒了出来:“既然私了不行,那就公了吧,我让警察来处理,跑我家里来一通乱砸还诽谤我,是不是平时我和颜悦色的给你们说话,你们就把我当做是好欺负的人?!”

    她笑着,但神情很冷很冷。

    拿起电话,快速地按了110,一屋子人的视线都落在她洁白细长的双手上。

    “桑榆!”曾晓玉走过去,想要拉住桑榆的手,“你别冲动,有话好好说,要赔多少钱,阿姨赔给你。”反正都是拿桑弘文的钱。

    桑榆想了想,“也行,都说父债子偿,你们既然是母女,你赔偿也合情合理。”

    曾晓玉莫名松一口气:“多少钱?我支付宝转你给。”

    “痛快,那我算算。”桑榆淡漠地开口,“先说我的花瓶,花瓶是十二万。”

    屋中响起几道惊呼:“十二万,你怎么不去抢呢?”

    桑榆瞥了她们一眼,拿出手机,翻出一张类似的花瓶图片,对着几人的面,让她们务必看清楚,上面的标价是十八万,谢芬芳眼睛都直了:“少、少忽悠人,一个破花瓶值十二万?”

    桑榆收了手机,开口:“这是我以前的合作商送给我的合作礼物,是一个大师亲手制作的,这种形状的花瓶全国只有两个,被你们砸了的是其中一个,这图片上面的则是另外一个,当时送给我的时候,只有十二万,现在大师的身价涨了,这花瓶也跟着涨了,但我还是收最初的价格,十二万即可。”

    不等人说话,桑榆继续道:“这地毯呢也被玻璃渣子弄破了,比花瓶要便宜些,大概一万多美金吧,当时我为了学习这门技艺,向世界最著名的地毯公司拿的,这么一小块,花得挺肉疼。”

    谢芬芳不知道一万美金是多少人民币,但她听见了一万!

    一万啊!

    就地上这么个破地毯?她低头看了看,还恨恨地剁了两脚:“少唬人了!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逮着人就使劲讹,你怎么不去碰瓷呢?”

    桑榆白了她一眼:“是我让你砸我的东西,弄脏我的地毯的?”

    一万多美金?曾晓玉懒得说话了,摆明了这丫头就是讹她的,她有什么办法?!

    她和椹椹不能去警察局,谁知道桑榆要怎么样。

    桑椹翻了翻白眼:疯了吧!

    桑榆不管他们各自的神色,继续道:“凳子我就不计较了,另外,水杯比较便宜,好像买成八百。四舍五入算下来,拿20万吧。”

    谢芬芳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张了张嘴,半天说不出话来,这么一点东西要二十万,桑榆咋不去死。

    曾晓玉现在穷的一匹,身上拢共加起来也没有超过五万,哪里有二十万。

    她看向桑弘文。

    桑榆不管,反正他们都是一家人,她随便。

    桑弘文想着这些年也没有管过她,就当给她的生活费了,而且她还照顾桑奶奶,于情于理,他都该给桑榆生活费。

    桑弘文想了想道:“明天去公司,来办公室找我拿。”

    桑榆就知道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她笑道:“可以,让谢……”算了这个老太婆混,像滚刀肉一样,事后不认账她又拿她没有办法,“麻烦曾阿姨给我写个条子。”

    “桑榆,你不要欺人太甚,你爸爸都说要给你了,你还要什么条子!”曾晓玉尖锐地道。

    桑榆道:“爸爸是爸爸,你们是你们,对爸爸我信任,对你们,很抱歉,实在是信任不起来,放心,我拿到钱,就把条子交给你。”

    ------题外话------

    我发现之前的章节不仅不能修改,还少了不少情节。

    比如,桑榆说要补偿,白老师说,“肉——偿”的那一段;

    泡温泉的时候,闺蜜两抢胸——垫的一段;

    黄肃放狠话,话语侮辱桑榆的一段……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