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首页|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同人漫画|其他类型
四灵之龙鲤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四灵之龙鲤 > 祈祷

祈祷

作者:癞宝
    张仲坚和霜华一路上走走停停,每上升千米的海拔都会停下来休息一阵,直到确认身子没有异常才再继续上路。

    越往南海拔越高,人烟也越来越稀少,更麻烦的是语言渐渐的也变得难以沟通。二人走了一天一夜,高原上连一个人影都没有,能看到的只有那巍峨的雪山和在天空中盘旋的大雕。

    一阵大风吹过,吹得霜华睁不开眼睛。风过后,忽然霜华停住了马。

    “怎么了?”张仲坚问道。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霜华道。

    这时天空中的大雕正在鸣叫,张仲坚指了指雕说道:“这应该是金雕的的叫声吧。”

    霜华摇摇头,虽然这声音很细微,但是那音调十分的奇特。很久以前,霜华听过这种音调,那是小的时候她的族人经常吹的一种乐器——骨笛。

    霜华策马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奔了过去。果然在转过了一个山头后,那个声音越来越清晰可闻。不远处的山坡上有一群羊正在吃草,傍边一个老人正吹着骨笛,那声音清扬悠远,仿佛是翱翔在天际的金雕的鸣叫。

    张仲坚走了过去向那老人打听哪里可以借宿。张仲坚用了自己知道的各种语言,可是说了半天老者都没有听懂,而那老者说的话张仲坚也听不懂。

    这时大风忽然骤起,眼看着就要变天了,这下可怎么办呢?

    霜华心想:不知道‘冈仁波齐’在羌语中的发音是不是一样,于是她向老人问道:“老人家我们要去‘冈仁波齐’山,请问您知道怎么走吗?”她怕老人听不明白,说完之后又重复了两遍‘冈仁波齐’。

    “冈仁波齐。”老者点点头似乎是听明白了。他收拾好东西,赶着羊群招呼着二人和自己一道同行。走了不到半个时辰天空就开始下起雪来,瞬间大地就披上一层白色。

    老者加快了的脚步,在转过了一个山头后,远远就看见一个帐篷搭在山谷间。来到帐篷前,老者喊了一声,就见帐篷里出来一个老妇人,看样子是老者的妻子。老者和她说了几句,老妇人便很热情的招呼张仲坚二人进帐篷休息。

    张仲坚让霜华先和老妇进去,自己则帮老者把羊和马都拴好后才和老者一起进到帐篷来。老妇拿出吃的款待二人,由于语言不通,老者他们说什么二人都是点头微笑。

    羌人的帐篷很大而且中间是隔开的,一边是主人住的另一边是给客人住的。夜晚,老者带二人来到帐篷的另一边休息,霜华问张仲坚道:“你说那位老人怎么这么轻易就让我们在这里过夜,他不害怕我们么?”

    张仲坚道:“你是说我长得比较吓人?”

    “哼!”霜华白了他一眼,“他家里连个年轻人都没有,而且我们还都带着刀。”

    张仲坚道:“他可能认为去‘圣山’的人都是好人吧。传说这里是人类的净土,是和天最近的地方,他们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和天神交流并接受天神的指引,灵魂早已变得无比的纯净。这里不像我们的世界,少了那种尔虞我诈恐怕根本就无法生存。”

    霜华点点头,“我看他们生活的这么艰苦,要不要留些财物给他们?”

    张仲坚笑了笑道:“金银恐怕在他们这里根本用不到,而且我觉得给他们财物是对他们的一种亵渎。你如果真心感激他们,不妨到了圣山多为他们祈求平安。”

    霜华想了想,道:“也对。”

    张仲坚道:“早点睡吧,明早雪一停我们还要赶路。”

    第二天,雪停了。

    老者并没有去放羊,而是骑着马带着张仲坚、霜华二人一路向南。

    走了大半日,来到看的见人烟的地方老者才停下。老者说了几句话,二人也只听明白了‘冈仁波齐’这个名字。老者又用手一指,示意二人往那个方向去,然后又拿出一袋肉干和青稞面给张仲坚。

    张仲坚知道老者很诚恳,所以没有推辞也没说谢谢而是理所当然的接受了。老者很是高兴,笑了笑就要离开。

    张仲坚急忙喊住老者,他从马上拿了一袋拓跋羽送给他的酒给老者,又怕老者不明白自己的意思,于是双手互握说:“朋友!”

    老者接过酒袋,拔开塞子闻了闻,发现是酒后大喜,扬了扬酒袋也说了句,“朋友!”然后在马上弯腰行了一礼说了几句话,大意可能是:一路平安,愿天神保佑你们。

    张仲坚和霜华也弯腰行礼,目送着老者只到消失在大地尽头……

    之后又过了数月,张仲坚和霜华终于来到了‘冈仁波齐’山。‘冈仁波齐’山高耸入云,山顶上覆盖着厚厚的积雪,山体四面平滑就像一个四方塔一样。人是无法攀登上去的,也只有像雕和鹫这样的鸟儿才可以飞到山顶。

    张仲坚看着‘冈仁波齐’山感叹道:“这样的山我还从来没有见过,难怪它会被称为圣山,恐怕也只有神才能创造出这样的山来。”

    山脚下有人在转山,更有虔诚者三步一叩,九步一拜。

    张仲坚和霜华也转了一圈,来到山南边的时候,山上一个巨大的十字形的痕迹更加为‘冈仁波齐’山增添几分神秘。

    张仲坚把次仁叔的骨灰撒在山脚下,口中念道:“次仁叔,愿天神保佑,你来生能投到一个好的人家……”

    看着张仲坚祷告已毕,霜华不禁问:“你不为自己祈求吗?”

    张仲坚笑道:“我?像我这种人出生时恐怕就会有人丧命。随着慢慢长大,这双手更是占满了鲜血,父子反目、兄弟相残……恐怕以后还会有更多的人因我而丧命,我这种人是得不到天神宽恕注定要在地狱忍受着煎熬,你说我祈求又有何用?”

    张仲坚看了看面无表情的霜华,问道:“倒是你,怎么不为你的族人祈祷呢?祈祷着可以早日找到他们。”

    半晌,霜华才缓缓说道:“如果我的族人都已经不在了,我祈祷又是为了什么?如果我的族人尚在,我见到他们应该说些什么呢?为我复国?还是找你报仇?我已经亏欠他们太多太多,不想让他们再为了我而遭受苦难。既然这样,不如就让他们隐姓埋名的活下去不是更好。”

    张仲坚笑道:“不错,说的好!说的极好!我们这两个背负着无数人性命的恶人,是不该再继续留在这里玷污了这片净土的!走吧!”

    二人沿着来时的路再往回走,经过了数月的时间,又来到拓跋羽的部落。

    张仲坚想着能和拓跋羽再次把酒言欢就觉得十分的高兴,“拓跋兄弟!拓跋兄弟!”喊了几声,并没有人回应。

    是不是出去打猎了还没回来?张仲坚和霜华于是进到部落里来。

    部落的空地上燃着火堆,众人围在火堆前喝酒跳舞像是在举行什么仪式一样。

    “拓跋兄弟!”张仲坚又喊了一声,这时一个族人认出了张仲坚并向他走了过来。

    “朋友,你回来了。”

    “拓跋兄弟呢?”

    “他……他去了天神那里了。”

    “什么!那耶华妹妹呢?”霜华惊问。

    “她也一起去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此刻张仲坚十分震惊。

    族人说道,原来有个吐谷浑的王族看上了宝引耶华,便向族里要人。族里的一些人也为了部落能够继续生活在这里,就决定把宝引耶华献出去。当然也有人反对这么做,可是他们毕竟依附与吐谷浑,要是失去了庇佑他们又能去哪里?拓跋羽和耶华既不想离开彼此,也不想让族里为难,就选择了殉情。如今燃烧的就是他们的遗体,族里的人也正在举行仪式,希望他们能够回到天上,再也不用受苦能永远的在一起。

    霜华回想着那个热情善良的小姑娘,泪水止不住的就流了下来,“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族人道:“我去给朋友拿点吃的。”

    看着离开的族人,张仲坚一拳就把栓马的木桩打为两段,“拓跋兄弟,为兄来迟一步,我对不起你!”说着拿出一袋酒扒开塞子倒在地上,“拓跋兄弟,为兄无能不能为你报仇,只能用酒以慰你在天之灵。”

    “呜呜呜……”一只小狼来到霜华脚边。这是宝引耶华养的小狼,如今宝引耶华已经不在,这只小狼也没了人照料。

    霜华抹了抹眼泪俯身抱起小狼,小狼显然还认得霜华,也不抗拒,“小家伙,你的主人不在了你以后该怎么办呢?”

    “呜呜呜……”小狼自然是不明白,只是不停地舔着霜华的手指。

    霜华看着张仲坚,问道:“我可以养它吗?”

    张仲坚点点头。

    霜华道:“那叫你什么名字呢?”

    张仲坚道:“就叫它啸月吧。”

    “啸月,啸月……”

    张仲坚道:“是时候回去了,逃避也不是办法,有些事总是要回去面对的,走吧!”

    月夜下,两匹马朝着西域的方向飞驰而去。

    那个族人拿来了吃的,这时已不见了二人的踪影。

    族人看向四周,“咦?他们人去哪了?”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