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首页|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同人漫画|其他类型
无面侠客传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69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无面侠客传 > 第二十三章 天涯沦落人

第二十三章 天涯沦落人

作者:疯鱼粥
    骆山生阴恻恻的笑了笑,这笑声之中竟是凄凉和怆然,他缓了缓说道:“哥哥,这便不麻烦您老人家了!我自作孽不可活,怨不得别人,我也认命了我,反正我也是个将死之人多活几年又有什么分别,况且我早就不想活了!”

    骆川生惊讶的道:“二弟,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只要……”

    “哥哥,我说过了不用了!”骆山生坚决的说道,他双掌轻拍地面,身子直了起来,但是晃晃悠悠,好像一颗孤零零的稻草,被风一吹就会倒下去一般!

    骆川生满脸愕然,惊讶的问道:“二弟,你的…你的…腿怎么了?”

    在场的人也都发现了他的腿好像有问题,一个武功高强之人,站立的时候不可能身子轻浮,除非是生病了,陆二娘瞧见了骆山生这个样子,也心生怜惜!

    骆山生笑了笑,简短的蹦出两个字:“废了!”这两个字顿时让骆川生的心如同寒冰一般冰凉,他悲愤的说道:“二弟,是谁把你的腿弄成个这个样子的!我去帮你报仇,一定要让那个人血债血偿!”

    骆山生尽是不屑的笑容,他冷冷说道:“不劳烦哥哥了!都是弟弟一手造成了,怨不得别人,自也用不着别人替我瞎操心!我早就是个孤儿了,不需要任何人的可怜!”

    陆二娘心道:“哼,你这是什么话,你哥哥尽是关心你,你却如此没有礼貌,可真是大逆不道!”他不知道骆山生的腿乃是修炼邪功走火入魔所至,也体会不到骆山生的怨念究竟有多深。

    王燕也“哦”了一声,心道:“怪不得,他一直是坐着!”

    骆山生费力的站起来,朝着骆川生又行了一个礼,说道:“哥哥,弟弟从来没有求过任何人,今日到这里来,只是为了求你一件事情!请哥哥把《阳明心经》借弟弟一看!”

    众人一听,俱都愕然,所有人都激动不已,他们屏息凝视,等着骆川生作何回答,适才戒法和尚和罗桑多德在骆川生的书房里面翻遍了也没有找到,此刻听到《阳明心经》这几个字,如何能不激动!

    骆川生一怔,心中大失所望,心道:“只要不是《阳明心经》,其他的事情都好说,本以为兄弟之间可以和睦相处了,如此看来还要再生嫌隙!”他低声问道:“二弟,你要借《阳明心经》做什么?”

    骆山生说道:“哥哥,谁都知道《阳明心经》乃是世上至阳至刚的内功心法,我一个将死之人,借来一观倒也不是什么为难之事吧!”

    骆川生好生为难,父亲临死之时,曾对他有过交代,这个《阳明心经》乃是家传宝贝内功心法,里面种种奥秘不易参透,非得资质及高的人修炼不可,当年他欲将此内功心法传给骆山生,奈何骆山生不知自重,行为不端!

    所以惹的骆川生父亲一怒之下将之逐出家门,只好将此心法传给了骆川生,并嘱咐他一定要妥善保管,宁可丢了性命也不能泄露出去,并一再强调此内功心法不能传给骆山生,只能传给骆家下一代的一个人!

    一门无上的武功心法本无好坏,只有人的本性才分好坏,骆山生行为不端,给了他之后,将成为武林的一大祸害!

    骆川生叹了口气,说道:“弟弟,不是兄长不给,实在是父亲临死之前的遗命,不得传给你,只能传给骆家下一代中的一个人!”

    骆山生面色一变,冷冷说道:“这么说,哥哥你是不能借给弟弟看了?哼!当然若不是你,那老匹夫早就把这个心法传给了我,我们骆家早就发扬光大,成为武林中的一雄,哪能是如今这般人人欺辱的荒凉场面!”

    “如今随随便便一个三五流的货色都敢到家里人脖子上来拉屎,家门的荣誉都被你给丢尽了!”

    王燕等人脸色微变,颇为不满,骆山生说这话自然是冲着自己来说了,戒法和尚大怒,喊道:“喂!骆山生,咱们可没有招你惹你,你说话可不要狂妄自大,满嘴喷粪!”

    骆山生瞥眼一瞧,冷冷说道:“秃驴,就是骂你了!你能奈我何!”

    戒法和尚气的勃然大怒,大吼一声,骂道:“死瘸子,你忒也无礼!吃洒家一禅!”话声一落,便挥动禅杖,自房顶上,一跃而下,左右横削,引的地上的积雪乱飞!朝着骆山生便砍了过去!

    骆山生眼睛一瞪,他自从练功走火入魔之后,最恨就是别人对他的双腿指指点点,他自负不输于任何一个肢体健全的人,此刻好似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戒法和尚月牙铲直顶过来,骆山生却人在地上坐着,戒法和尚大喊道:“出兵刃吧!”骆山生摇了摇头,说道:“我没有兵刃!”戒法和尚大吼道:“忒也无礼,那就别怪洒家不客气了!”他见骆山生不出兵刃,实在是小瞧了他,便想着给他一个下马威!

    月牙推来,直顶骆山生脖子,骆山生左边一侧,闪了开来,戒法和尚陡然变招,双手一转,横削过去,骆山生一个双腿残废的人,可算的是戒法和尚的一个活靶子!这一顶一削,内含上乘内功,劲力非凡,更是快捷无伦。

    其他人全都惊呼,却不料骆山生头一歪,右掌紧接着拍出,一掌拍在了月牙铲的铲面上,只听见“砰”的一声,月牙铲竟被震了回去,这一掌下去,骆山生往旁边退了几步。

    戒法和尚双手虎口顿时感觉一阵酸麻,急忙运劲紧紧握住,这才没有脱手,但他已经震惊不已了。

    要待在上,突然听见陆二娘骂道:“贼秃,你要不要脸,你手拿兵刃,我二弟什么都没拿,还坐着不动跟你打!你已然被他震了一下,难道还没有自知之明!”

    陆二娘虽然对骆山生没有什么好印象,但是见此场景,忍不住一顿斥责,完全是出于一股侠义之心。

    可是骆山生依然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戒法和尚骂道:“贼婆娘,管你什么事!好,那我也不用禅杖。”他自重身份,说着扔掉了禅杖,赤手空拳来到了骆山生面前,他适才接了骆山生一招,心中也颇为忌惮,这一下一击不中,说什么也不能在上了,免得被人瞧不起!

    戒法和尚心道:“骆山生下身残废,我先攻他下盘,给他来个措手不及,然后在猛攻他头部,看他还能不能躲掉!”

    戒法和尚一声大吼,飞身向前,他虽然体型庞大,但身子却是十分的灵活,只见飞起一脚,一顿连踢,直在骆山生身前扬起了一顿雪幕,忽然双拳猛挥,如同狂风暴雨般朝着骆山生的太阳穴打了过来!

    戒法和尚功力深厚,拳头赫然生风,内劲充足,骆山生右手轻拍地面,脑袋倾斜,一掌掌的拍着向右靠去,只听得耳朵赫然生风。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