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首页|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同人漫画|其他类型
帝后的戏精日常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69中文网 > > 帝后的戏精日常 > 第十六章碧波殿的桂花

第十六章碧波殿的桂花

作者:十鹿
    最近几日一直在下雨,都说一场秋雨一场凉,窦梨确确实实是感觉到天气凉得都豆沙都不怎么爱出门了。她让人寻了一把伞出来,说要出门。

    银铃这几日见窦梨心情不好,整日窝在房中,这刚说要出去,却又偏偏挑个雨天,但又不敢驳她,只问她‘再加件防水的雨披好不好?’,还好她答应了。

    窦梨又不要人陪去一起去,自己撑着伞,出了宫殿。因着下雨,窦梨沿着各个宫墙外延伸出来的屋檐慢慢的走着,屋檐上汇聚成的雨水珠串子滴滴答答的打在伞面上。

    碧波殿离得不远,窦梨轻轻推开殿门,浓浓的桂花香气扑面而来。碧波殿根本没有人住,它实际上只是一个库房的作用,里头装着一些不是很宝贵的书册,所以才会大面积的栽种了那么多的桂花。

    雨下了那么多天,许多桂花亦早已经‘零落成泥碾作尘’。窦梨在心里轻轻的叹了一声,还未等她认真的伤春悲秋一番,浓浓的桂花香味里忽然飘来了一丝肉香味。

    窦梨皱了皱小巧的鼻子,又嗅了嗅,果真有,并不是什么错觉。窦梨收了伞,沿着回廊往里头走了几步。因为今日下雨,她穿了一双高底儿的绣鞋,走路有些摇摇晃晃。忽然背后一阵凉凉的轻风,窦梨乍然受惊,脚下一时不稳,险些摔倒。

    有只手从背后伸出来想扶窦梨一把,没想到却把窦梨吓的更惨了些。窦梨靠着墙,慌忙打掉了那只手,一抬头瞧见了江一水委屈的表情。

    “原来是你,可吓坏我了!”窦梨抚了抚胸口,这几日银铃为了让她开心,特地用凤仙花裹着明矾给她染了指甲,淡淡的水红色指甲抚在墨色的雨披上,显出了一丝妖娆。

    江一水没见过闺阁里的这些讲究的打扮,一时间看的专注了些,结果被窦梨用伞尖碾了脚趾头。“哪有这么盯着别人看得,不礼貌。”

    “哎呦,”江一水故意夸张的抱脚呼痛。

    窦梨纤细秀雅的眉毛一扬,“少装啊!”江一水悻悻的放下了脚。

    “既是吓到你了,便请你吃烤鸡,就当陪个不是。”江一水说着,扬了扬手里头捏着的木棒子,上面果真串着一只烤的皮肉焦黄的鸡,还有股子淡淡的甜味。

    “你还抹了蜜?”窦梨问。

    “你鼻子挺灵的!”江一水示意窦梨往里走,走了几步就瞧见,他在廊下生了一个火堆,支了一个烤架。

    “你们侍卫工作挺清闲的啊?”窦梨说。

    江一水垂着脑袋,从一边的蜜罐子里沾了点蜜,又往鸡肉上抹了点,嘟嘟囔囔的说,“你们宫女不是也挺闲的吗?”

    窦梨背对着他,吐了吐舌,“我家娘娘宽厚,不舍得我们太辛苦。”窦梨一边回话,一边四处打量着碧浪殿,碧浪殿是前朝的时候修建的,故而风格稍稍有些不同,更加质朴古拙一些。

    江一水以为窦梨是怕有人来,便说道,“无妨的,这里隔一天来人打扫一次,昨天那老宫女刚来过,今天不会来的。”

    窦梨听了觉着这话里头有些不对劲,但一时也觉不出什么不对劲来。她随意低头打量了一下,看见江一水捡回来的木柴堆旁边还有一本被撕了一半的书册。

    窦梨拾了起来,翻看了几页,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江一水纳闷的问道。

    这只是本普通的经书,可是并不是拓印的,是一位叫做悟道的僧人手抄的。窦梨心里有些不痛快,“你居然拿书来引火?”她口气里忍不住带了一点质问。

    江一水眨了眨眼,似乎不大明白窦梨为什么忽然不开心了。

    “我看是本颠三倒四的经书,便拿来引火,这殿里都是些没用的旧书,又不是皇帝的藏书阁,无妨的吧。”随着窦梨表情越发的不快,江一水辩解的声音也渐渐小了下去。

    “你闻。”窦梨将半本残书递给江一水,她一生气,脸也红了,整个人的表情都显得鲜活了起来。

    江一水接过来闻了闻,又闻了闻,又使劲闻了闻,“没什么味道啊。”他呆呆的说,只盯着窦梨红红的脸蛋瞧。

    “这书是浸过防虫蛀的草药,又小心的烘干。”窦梨气鼓鼓的说道,“说明有人多么想让这本书留下来。”

    江一水张口结舌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两人一时间大小瞪小眼,直到空气里多了一丝糊味。

    “哎呦,我的烤鸡!”江一水哀嚎道,手忙脚乱的把烤鸡从架子上卸下来。

    窦梨没有理会他,她推开碧浪殿的大门,迎面而来就是满满登登的书架子,上面是密密麻麻的书。中间挂了一副‘惊涛骇浪图’,‘怪不得叫碧波殿。’窦梨心想。

    窦梨走了进去,每隔着两个书架,地上都会摆着一个熏着防书虫的香药炉子,这个炉子罩了很密实的铜丝网,绝不可能有火种泄露。

    江一水只是来来拿本书册引火,肯定是就近,窦梨往她右手边的书架上看去,果不其然,缺了一本。窦梨踌躇着,‘就这样把书放回去,可这书都没了大半了。不放回去,又能搁在哪里呢?’

    江一水垂头丧气的跟了进来,他扯了一只没有焦的鸡腿递给窦梨,“还是挺好吃的。”

    窦梨摇了摇头,江一水以为她还在生气,认错说,“我错了,以后在不拿书册引火了。”

    “你在有藏书的地方附近引火就是不对了。”

    “是是是,我的错,别气了。”江一忙不迭的认错。

    窦梨觉得再揪着不放,就有些过分了,便和缓了脸色。“快去把外头的火堆灭了呀。”窦梨说,把手里的残书放到了书架上。

    “好好好。”江一水一口应下,他将柴火往雨水里头一丢,一股青烟腾空,火便灭了。

    窦梨出了殿门,便又看见了那满院的桂花树。窦梨有些怅然,连她自己都下意识忽略了心里那点微小的期待,懵懵懂懂间又觉得自己今日来此地的行为愚蠢极了。

    江一水又瞧见窦梨在发呆,便从怀里摸出一包花生,打开吃了一颗,发觉潮了,又只能收了回去。只能问她,“怎的又不开心了。”

    “桂花落尽了。”窦梨说,一双杏眼直盯着那些光秃秃的枝干和满地的残花瞧。

    江一水顺着她的的视线看了一圈,“没啊,那儿不还有一只吗?”话音未落,江一水已经施展轻功,飞到那棵最北边的桂花树上,折下它顶尖上的那支开的还正繁茂的桂花。

    “你们女孩儿就喜欢花花草草的,给你,别不开心了。”这样一来一回,江一水的头发上蒙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窦梨本想给他一方帕子擦擦,转念一想,她的帕子都是用白丝线暗嵌着绣了一个‘窦’字的,担心会瓜田李下的招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事情,惹人怀疑,想想便罢了。

    她接过那支桂花,桂花开的时候正好,香气浓烈。窦梨只不过轻轻一嗅,一下子被熏的有些语塞,脑子里头似乎全是桂花香气,倒是想不了什么事儿了。

    窦梨摇了摇脑袋,醒了醒神,“时候差不多了,我得回去了。”窦梨拿起倚在门边的伞。

    “啊,你这就要走啊?”江一水又捧着那只鸡吃起来,吃得满手是蜜糖和鸡油。

    “呃,嗯,我,我怕我家娘娘找我有事。”窦梨支支吾吾的说着,怕江一水还要再问,急急忙忙道了个别,便撑起伞匆匆钻进了雨帘里头。

    银铃一直派人备着热水,站在门口翘首以盼。终于见到自己娘娘进了宫门,忙不迭的去迎她。

    “娘娘你这是去赏桂了?”银铃接过窦梨手里头的桂花,顺手就拿了个素净的瓶子插起来了。

    窦梨‘嗯’了一声,伸手触了触浴桶里头的热水,水温微烫,正是她喜欢的热度,银铃走了进来,把她换下来的衣服遣人去洗了。

    窦梨的身子泡在热水里头,舒服极了。脑海里却又渐渐浮出,前几日父亲递进宫里来的家书,说窦宁前几日病了一场,现下已经好了,只是病中老是哭闹着要姐姐。每每看到这里,窦梨都忍不住鼻子一酸。父亲又叫自己不要听信别人的闲言碎语,说自己很好,和圣上也并没有什么不合。父亲越是这样说,反而越是叫窦梨往坏处想。

    窦梨想着想着,眼里一热,赶巧银铃进来给她添热水,窦梨连忙从浴桶里捧了一把水,扑到面上,又叫拧了一个热帕子揉了揉脸,好不叫银铃发觉。

    沐浴完毕,随意的用了几口晚膳,窦梨翻了几本书,却发觉,书上的那些字都跟长了脚似得,到处乱跑。她胡乱的翻了几页,都是些俗套无比的故事,一个也看不进去,便打算回寝殿歇着了。

    “娘娘,你这个绣包奴婢本来想拿去洗的,但突然发觉里头好像有东西。”银铃走了进来,把绣包递给窦梨。

    窦梨打开一瞧,原来是那天在那顶旧轿子的坐垫底下发现的连环画册。窦梨缩在被窝里头,又打开了看了一遍,看着看着,嘴角渐渐凝出了一点小小的笑意。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