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首页|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同人漫画|其他类型
内家拳演义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内家拳演义 > 十六,调查

十六,调查

作者:传统太极拳
    第二天学生们陆续来学堂,刘百成一家人正张罗着要上课,赵孝岐他们醒了,叫刘百成去他们屋里,刘百成就让周君他们开始上课,自己心里忐忑不安地去了。

    到了屋里,刘百成看到王树元拿个笔坐在炕桌旁,炕桌上放着一本书和一摞纸,李广良坐在炕桌另一边抽着烟,地上已经一堆烟头了。赵孝岐则正襟危坐在炕边上,指着地上的一个凳子对刘百成说:“今天我们正式开始工作了,请坐”

    那刘百成虽然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物,但面对这样的场面还是有点发毛,这工作组代表的可是政府啊,除了北平的公安局长刘振堂,他还没跟其他政府的人打过交道,心里合计着这不是要审问他吗,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呢?

    王树元在纸上写了几行字,然后抬头看看赵孝岐,赵孝岐就开始问刘百成:“你把村里的恶霸地主、土豪劣绅给我们介绍一下”

    刘百成想了一会,回答说:“我们村子里也没有什么恶霸地主、土豪劣绅啊”

    赵孝岐问:“那谁家的地最多?”

    刘百成说:“都差不多啊,每家每人都是十来亩地”

    赵孝岐说:“你好好想想,村里有没有欺压、剥削老百姓的人”

    刘百成说:“没有啊,偶尔有人会吵架什么的,也没有谁欺压谁啊”

    李广良有点着急了,就说:“比如说张清宇,他是国民党选出来的村长,他没有欺压、剥削村民吗?”

    刘百成说:“没有啊,他不但不剥削村民,村里修桥修路,包括建这个学堂,都是张清宇和李长林他们出钱啊。村里人平时有困难借个钱啥地,都找他们俩啊”

    赵孝岐说:“怎么,还有李长林吗,这个李长林是干什么的”

    刘百成说:“他是开豆腐坊的”

    赵孝岐看看王树元,王树元说:“根据***、刘副主席----------”,赵孝岐打断他的话,大声说:“以后说一个***就行,不许再说刘副主席和党中央了,听到没”,王树元斜了赵孝岐一眼说:“***说豆腐坊属于小资产阶级,在农村应该算是富农了”

    赵孝岐放心了,继续说:“这张清宇和李长林就是土豪地主,属于资产阶级,反革命,你要揭发他们的反革命行为”

    刘百成说:“张清宇和李长林都是靠辛辛苦苦干活挣得的家产,也不是抢来的,怎么就反革命了呢?”

    赵孝岐有点发怒了,拍桌子站起来指着刘百成说道:“不可能,一派胡言!一个村子里好几十户人家,怎么就可能没有地主呢”

    李广良也站起来跟着说道:“就是啊,怎么你们这个村子就敢于违反***的革命理论呢,怎么就不按照***说的革命理论发展呢?竟然会没有地主富农,那么村里的穷人挣的钱、产的粮食都哪去了,还不是让地主富农剥削了吗!”

    刘百成说:“村里人家生活都差不多少,也没有穷人啊。除了打仗时耽误干活收成少点,平时都能吃饱穿暖啊”

    赵孝岐和李广良显然是被刘百成的话给激怒了,被这个违反革命理论和历史规律而发展的村子出现的没有地主富农和贫下中农的新问题困惑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赵孝岐和李广良俩人背着手在屋里转圈走,把刘百成绕得迷糊。

    赵孝岐一边背手走一边自言自语:“看来这土地改革遇到的新问题很多啊!这个村子的问题很复杂,即没有地主富农,也没有贫下中农,那么就是说这个村子没有剥削了,大家生活都差不多,那不就是**了吗?哼,不可能!***说----,说什么来着?”,他停下来看看王树元。

    王树元哪里知道赵孝岐想要***说的什么话,就问他:“哪方面的话?”

    赵孝岐一挥手,示意不要王树元说了,问刘百成:“那你说说张清宇为国民党反动派工作的儿子张腾飞干什么坏事了?”

    刘百成说:“我就见过他一次,他和县长来研究建这个学堂的事情,给学堂拨了款,给我们老师开了工资,给学堂建了大门,立了牌子”,刘百成说完指了指学堂大门。

    赵孝岐追问道:“除了这事,他没有欺压百姓吗?”

    刘百成说:“没有啊,我看谁家有事了,就通过村长找到张腾飞,张腾飞都给帮忙了。去年村里张木匠家的孩子张鹏在县城闹事被抓进去了,还是张腾飞给弄出来的呢”

    这赵孝岐和王树元彻底对刘百成失望了,对刘百成大吼:“我看你就是和地主富农一伙的,你就是袒护和帮助地主富农对抗革命的反革命分子!走,我们不能在这个反革命分子家里住了,我们得和贫下中农在一起”

    刘百成面对赵孝岐的大吼,反而觉得这是他的一个对手,没有一点害怕和警觉的心理了。看他们要走,他也不劝留。

    三人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刘百成:“村里谁家最穷?”

    刘百成想了一会说:“好像是张木匠家最穷。按理说他家应该不穷,张木匠手艺好,挺能挣钱的,可是他爱喝酒赌博,挣的钱都糟蹋了”

    李广良对赵孝岐说:“根据我们以前的工作经验,不管他为什么穷,只要穷就行,穷就能揭发出来我们想要的东西”

    赵孝岐说:“好,就去木匠家。刘百成,你给我们带路”

    刘百成说:“对不起,我还要给学生上课,你们自己去吧,张木匠家好找,顺学堂这条道直走第六家就是”,说完刘百成就去教室了。

    三人没趣地从学堂走出去。李广良愤愤地说道:“我看这个刘百成就是一个反革命分子,得发动群众好好收拾一下他”

    赵孝岐意味深长地说:“我们可不能把个人感情带入工作中去啊。这刘百成到底是个什么人物,得依靠群众,深入挖掘他的事情才能定下来啊”。李广良对赵孝岐坚持原则的工作态度很佩服,说道:“还是组长您有原则,我相信如果我们仅仅相信、依靠群众,就能将隐藏的地主富农和反革命分子挖出来,不管他隐藏得有多深”

    赵孝岐对李广良的思想觉悟很赞赏,庄重地点了点头。王树元则见树上有一只鸟在叫唤,就吹口哨逗鸟。

    见工作组又突然搬走了,周君和刘岚就问刘百成:“是不是我们家又和他们不是一条战线上的了?”,刘百成笑道:“是啊,他们说我袒护和帮助反革命”

    刘岚就发愁了,张腾明劝她:“这三个人装腔作势的,有什么好怕的,还能把天翻了”

    周君也说:“是啊,谁是什么人,得老百姓说了算,不是他们三个人用嘴决定的”

    赵孝岐三人走到张木匠家门口,朝院子里望了望,院子里乱七八糟的,猪、鸡、鸭、猫、狗满院子跑,中间一条道两边都是积的雨水和成的泥,臭气哄哄地。那狗望见三人,不停地叫唤,引得猪、鸡、鸭、猫一齐望向三人,好似在欢迎他们。

    赵孝岐看着这家太脏了,转身就要走,这李广良不合时宜地说了一句:“看来这家人应该是贫下中农了”,这赵孝岐听了又不好走了,就又转回身,瞪了李广良一眼,那李广良正在像跟熟人打招呼那样看着狗叫呢,没看到赵孝岐瞪他。

    正巧这张鹏从外面鬼混回来,嘴里喷着酒气对三人点头哈腰地说:“你们好,你们不是昨天来的工作组吗?”

    赵孝岐看着埋了吧汰的张鹏问道:“你是张木匠吗?”

    张鹏说:“张木匠是我爸,出去干活了,我妈出去打牌了,我是他们儿子张鹏”

    赵孝岐又说:“我们工作组要在你家住几天,有地方住吗?”,他合计着如果张鹏说有地方住的话就扇他一耳光。

    “有,有地方啊,西屋空着呢,我给你们收拾去,你们先去东屋歇一会”,张鹏说完就往屋里跑。

    赵孝岐想张鹏背后吐了一口吐沫,不情愿地踮脚踩着小道跟了进去。一头猪从他身边跑过去,溅了他一裤子稀泥,他朝猪狠狠踢了一脚骂道:“我他妈地把你宰了吃掉”

    那张鹏听到赵孝岐的话连忙说:“好啊,我早就想吃猪肉呢,我爸妈不让宰,非要留到春节再宰。一会我就给你们宰了它啊,晚上吃炖肉”

    这话才让赵孝岐舒服一些,跟着张鹏进了屋。这西屋里面除了炕,没有什么东西,张鹏把炕扫了一下,从东屋抱过来几床被褥铺好了,就算是收拾完了,又给三人倒好水,说:“我去叫人杀猪,你们先歇会啊”

    张鹏出去走一圈,把张利带回来,俩人就在开始在臭水坑里抓猪,却被猪拖倒到臭水坑里,浑身是泥,就像三头猪在打架一样,赵孝岐三人在台阶上看得哈哈大笑。

    张鹏和张利总算把猪捆上了,然后引水井,烧水汤猪,给猪退毛,放血开膛,把屋子里弄得乌烟瘴气,赵孝岐三人只得进西屋,把门关上,从窗户往外看杀猪。

    三人苦等了几个小时,总算是吃到喷香的猪肉了。张鹏又打了二斤酒,五个人就吃了起来。

    那张木匠干完活回村,先去二愣子家找到正在打牌的媳妇,二人一起往家走,路上木匠媳妇就说:“听说昨天来的工作组没在张清宇家住,去学堂住了一晚上,今天上午又搬走了,也不知道去谁家住去了”

    张木匠说:“你管那事干什么,反正不能住咱家”

    木匠媳妇说:“你可别大意了,听说那工作组权力老大了,相当于县长和警察局长”

    张木匠说:“权力大不大管咱们什么事,咱也不犯法,你可真爱瞎操心”

    二人聊着话就到家了,张木匠看到院子里挂着的猪肉绊子,又瞧了一眼院子,没看到猪,就一边向屋里走一边骂道:“这小王八蛋竟然把猪宰了,我他妈地把他给宰了”

    木匠媳妇在后面边走边说:“你打他几下就得了,宰了他也不能吃肉”

    张木匠怒气冲冲进了屋,那屋里喝酒的早听到了张木匠要再宰人的话,都起身等着呢。张鹏这回没有像以前干坏事了就往后躲,而是朝张木匠迎了上去说:“爸爸,这是工作组的人,要在我们家住下”

    张木匠刚听了他媳妇说工作组相当于警察局长,就忍住气没敢发火,木匠媳妇走上前热情地对赵孝岐三人说:“哎呀,没想到工作组能到我们家住,我们家是祖坟烧高香了。张鹏这小子可算是懂事了,还把猪杀了招待客人,明天再杀几只鸡啊。你们坐着继续喝酒吧”

    赵孝岐说:“谢谢你们支持工作组的工作,你俩也来一起吃吧”

    木匠媳妇拉了木匠一下,让他坐下,木匠气哼哼地坐下了。

    赵孝岐问木匠媳妇:“看样子他在生气呢,跟谁生气啊?”

    木匠媳妇说:“啊,还能跟谁啊,跟我生气呗,他怪我出去串门,都不知道工作组来家住,怠慢了你们”,说完拿起筷子夹起一块肉硬捅进木匠嘴里:“你快给我吃!”

    几个人一直喝到天黑,除了王树元都醉了。赵孝岐醉醺醺地对张鹏说:“你,你表现很好,好啊,可是,这院子里太埋汰了,你明天拉几车土,把院子里的泥巴垫上,啊,好给我们工作创造条件,啊,不早了,我们睡觉去吧”

    晚上张腾明回家,把工作组又从学堂搬到张木匠家里的事情告诉了张清宇,张清宇说:“这刘百成本来没事,这为了给我说好话,把自己坑进去了,唉!”

    张腾明劝他说:“别没事就往坏里想,我们跟其他人相比,不就多点地吗,还都便宜卖了,还能怎么地”

    张清宇说:“唉,我原想这什么东西都没有地好,地能种粮食啊,能养活人啊,就省吃俭用买了这么多地,却想不到还成了负担了,把地便宜卖了吧,反倒得罪人了,现在又要成反革命了,你说我哪里错了,我该怎么办啊”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