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首页|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同人漫画|其他类型
大殿,你媳妇又走火入魔了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大殿,你媳妇又走火入魔了 > 第68章 谁那么缺德,厨房炖屎!!

第68章 谁那么缺德,厨房炖屎!!

作者:苏离墨
    一直到今天,当霖别对他说了那番话,他才明白,为什么父亲死的时候会如此的开怀。

    那是解脱了。

    从一个不可能分开的婚姻里,一个没有爱情的婚姻里解脱了,然后去寻找自己喜欢的恋人。

    宗于噎了噎,强调,“但那个孩子起码也是喜欢你的,如果不喜欢你也不会当初答应要跟你成亲了,既然如此,我这么做有什么不对?”

    玄古叹气,“爷爷,我的事情您就别插手了。”

    ……

    龙祈的魂魄离体时间有些久,所以苏醒之后还需要服用药物稳定魂魄。

    只是这定魂的药实在让人无法恭维。

    厨房里,一群道童门,你推我,我推你,但就是没有一个进去的。

    霖别来这里找吃的时候,就看到这诡异的画面。

    她有些奇怪,“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道童们扭头,看到霖别,立刻苦瓜着脸,“霖别大人,别提了,前阵子天尊让为我们熬的药,实在太臭了。”

    霖别诡异,“给龙祈的?”

    到同门立刻点头,“对对对。”

    霖别想了想,自觉是这群道童们太矫情了,不就是熬药,有那么夸张?

    于是她义无返顾的接了这个任务,气势汹汹的过去熬药。

    道童们见她进去,立刻散开,能走多远走多远。

    霖别进去都不到一会儿,就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想出来,可是这药又不能放这不管,只能青着脸蹲在那里,隔着一段时间跑出来换口气。

    她第一次深刻的意识到为什么道童们会如此的恐慌了。

    紫玄天尊正好经过,闻到了这个味道,黑着一张脸走过来,“谁啊!在厨房里熬屎?不知道这是做人吃的地方吗?”

    霖别从厨房里探出脑袋,脸色铁青,虽然鼻子堵了,却还依旧能闻到那令人窒息的味道。

    “师父,你这什么破药啊!味道那么恶心?”

    紫玄看到是霖别,进去的脚步一顿,“原来是你啊!哎呀呀呀!我突然意识到了我今天要去出去一趟,那我先走了。”

    说完不等霖别开口,他已经鞋底抹油溜之大吉。

    留下霖别一脸叹气的看着那一锅咕噜噜不停冒着气泡的绿色液体,“……”

    这味道还真像是在炖屎。

    绿色液体漂浮的叶子,还挺像……没消化好的。

    ……

    在紫玄宫将近三天的药物毒害下,第四天,龙祈说什么都不喝这药了。

    再这样喝下去,他感觉自己不是会魂魄失离。

    而是三魂七魄直接告别他,离家出走。

    这哪是药啊!!

    分明就是从茅坑里舀上来的毒药。

    也不知道这段时日是不是这屎药害的,龙祈开始做一个奇怪的梦,他梦到自己居然成了魔族人,还名叫阿九,他却称霖别为簌和。

    虽然簌和这个名字确实不错,但对于那张脸,龙祈还是觉得霖别更加的适合她。

    簌和这个高冷的名字实在不太适合霖别。

    莲花厅内,霖别正在抄写经文,抬头时,却发现龙祈看着她出神,“怎么了?”

    龙祈微眯眼,表情有些诡异,“霖别,我最近一直在做一个奇怪的梦。”

    霖别狐疑,“什么梦?”

    龙祈道,“我梦到自己是魔族人,并且叫你簌和。”

    霖别的手抖了抖,一大团墨直接落到了宣纸上,把她原先抄写的直接糊了一团。

    龙祈似是没有察觉,自顾自的翻看着手里的书籍,神色平常,“梦中我叫你簌和,霖别,我倒是觉得簌和这个名不如霖别好听,适合你。”

    “是吗?”霖别低着头将那团糊了的纸揉成一团,然后重新染墨一笔一划的写着。

    龙祈笑道,“梦中的你,就连字也写不好,这点倒是跟现实的一模一样。”

    ……

    龙祈始终是九重天上的人。

    伤好了之后,他又必须得回去了。

    临走的时候,龙祈将之前从霖别那里拿回来的龙涎珠亲自缠在她手上。

    “这串珠子你做什么都不能拿下来知道吗?”

    霖别狐疑的看着这又回到自己手上的珠子,“这珠子有什么意思吗?”

    龙祈本想说这龙涎珠是龙族的一种私定终身的定情信物,每条龙在成年之后都会将自己的部分真身交托给自己心爱的人。

    只是这种事情,他就算是说给面前的这笨蛋听也没什么用。

    回过神,龙祈将霖别的袖子扯高,眼眸高冷,“意思是你是我的食物!!”

    霖别吓得瑟缩了一下,结结巴巴,“我现在也是龙。”

    龙祈哼了哼,“那有什么关系,龙是杂食性动物不是你自己说的吗?既然杂,还谈什么龙不龙的?”

    说完某人冷着脸转身离开,临走的时候还特意扭过头瞪了她一眼。

    瞪得霖别二丈摸不到头脑,给她珠子就给她珠子,干嘛一脸生气的模样。

    告别龙祈,霖别刚转身。

    就看到山门不远处站着一个穿着灰色长袍的男子,一头青丝长发如瀑布般垂在身后。

    山间的风很大,将那长发吹得起起伏伏,倒也有几分仙气。

    只是那一脸苍白没有血色的模样,委实有些不搭。

    霖别又觉得玄古这模样听像凡间用来吓唬小孩的鬼魂,兴许鬼魂都没玄古那么吓人的。

    “花凤凰,你怎么了?最近一脸要死的模样!”霖别狐疑的走过去。

    这厮自从上次见过他之后,脸色一天不如一天,如今这眼睛都罩了一层黑雾。看起来黑魆魆的甚是诡异。

    玄古回过神,将手里的一盆像竹子却长得开着大朵大朵金色的花递给霖别,“这花叫做赤竹,你以前不是喜欢吗?我原本是打算在婚后交给你,如今看来是没有机会了。”

    霖别接过花,表情奇怪,“为什么没有机会?你以后要去其他地方吗?”

    玄古一脸哀怨的看着霖别,随后苦涩的扯了扯嘴角,“没什么。”

    说完他又跟飘魂似的飘走了。

    霖别看着玄古这厮的模样,眉头蹙了蹙,“玄古,你还在因为婚宴的事情生我的气吗?”

    玄古后背有些僵,他苦涩的扯了扯唇角,“我怎么会生你的气,我只是最近这段时间有些疲倦。”

    霖别点头,想了想还是愧疚的开口,“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提,我义无返顾!!”

    玄古点头,“好!”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