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首页|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同人漫画|其他类型
六宫凤华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六宫凤华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储君(二)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储君(二)

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储君册封典礼后,大齐有了史上第一位皇太女。

    不管众臣心里乐意不乐意情愿不情愿,见了阿萝,都得恭敬行礼,称呼一声“太子殿下”。再无人敢对阿萝进六部学习之事非议指责。

    相反,众臣都对储君的勤勉好学上进给予了极高度的评价和赞扬!

    所谓名正言顺,名分之重要,可见一斑了。

    阿萝做了储君之后,愈发忙碌。每日要上朝听政议政,要去吏部学习当差,要接受两位太傅的教导。到了晚上也不得清闲消停,还要去移清殿里帮着亲爹批阅奏折。

    好在阿萝正值年少,精力充沛,这般忙碌也能应付得来。

    不过,偶尔也免不了嘀咕几句就是了。

    “这么多奏折让我定夺批阅,父皇真的能放心吗?”

    阿萝看奏折看得头晕眼花,偶尔一抬头,就见亲爹正吃着亲娘端来的宵夜,那副惬意愉快的模样,真让人羡慕嫉恨啊啊啊!

    阿萝情难自禁地吐槽了一句。

    盛鸿毫无半点羞愧之心,理直气壮地说道:“这江山迟早是你的,你总得处理政事批阅奏折。父皇有什么可不放心的。”

    盛鸿一边说着,一边美滋滋地舀起一个甜糯的元宵放入口中。然后殷勤地舀了一个递到谢明曦的唇边。

    谢明曦目中漾起笑意,张口吃了。

    阿萝:“……”

    被秀了一脸恩爱的阿萝,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发出抗议:“父皇,母后,你们要卿卿我我,换个地方成不成?”

    盛鸿和谢明曦不约而同地欣然应道:“好。”

    阿萝:“……”

    阿萝恍惚间领悟了真相。

    父皇早早立她为储君,就是迫不及待地想将重担歇下扔给她,好乐得自己逍遥自在吧!

    看着阿萝吃瘪又委屈的模样,谢明曦轻笑出声,也不逗阿萝了:“你也先放了奏折,过来吃宵夜。”

    阿萝应了一声,放下奏折走了过来。

    亲娘当然疼她。每晚准备的宵夜多以她的喜好为主。譬如这芝麻馅儿的甜元宵,便是她爱吃的。

    一碗热腾腾甜丝丝的元宵吃下去,阿萝肚子饱了,疲倦一扫而空,精神抖擞地重新去看奏折了。

    年轻人果然就是精力充足!

    盛鸿笑着夸赞:“当年我十几岁的时候,也像阿萝这样,每日似有用不完的精力,做什么都不觉得累。现在不行了,上了年纪,远不如从前了。”

    阿萝瞥了正值盛年俊美不凡看着不过三十岁模样的亲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是是是,父皇确实老了。从今日起,不妨蓄上一把白须。”

    盛鸿何等厚颜,这几句不痛不痒的奚落根本算不得什么。他笑嘻嘻地应道:“阿萝所言,正合我意。”

    阿萝:“……”

    她还是太年轻脸皮太薄了,和亲爹比厚颜无耻,比不过啊比不过。

    谢明曦笑着白了盛鸿一眼:“行了,别耍贫嘴了。这么多奏折,阿萝一个人要看到何时?快些过去,和阿萝一起批阅奏折。”

    一物降一物,半点不假。

    盛鸿摸摸鼻子,老老实实地坐到了御案前。

    阿萝低下头,轻轻抿唇一笑。

    ……

    自储君册封典礼后,阿萝也搬入了东宫。

    东宫素来是储君所居之处,也代表了大齐储君正统继承人的地位。东宫设了詹事府,在詹事府任职的东宫属官,也一律来东宫当差。

    阿萝和佑哥儿的大婚喜日,定在了今年九月,还有半年之期。

    未婚小夫妻定亲也有两年了,这两年来,两人见面的机会不算太多。主要是阿萝太过忙碌,没有空闲。偶尔见了面,也多有旁人在场,两人基本没有私下说话的机会。

    满腔相思的佑哥儿,时常写信给阿萝。

    盛鸿一开始颇不乐意,被谢明曦数落了一回,才不情不愿地让了步:“想想你我当年,定亲之后,你给我写了多少信?亏得你有脸这不准那不愿的。要不然,就让阿萝和佑哥儿早些成亲。”

    舍不得女儿早早成亲的盛鸿,只得睁一眼闭一眼,任由未婚小夫妻两个通信了。好在佑哥儿知道分寸,每隔十日才写一封信。比起岳父当年要含蓄矜持多了。

    皓月当空,地上如倾斜了一层银霜。

    忙碌了一整日的阿萝,沐浴更衣后,坐到床榻边,拿起未婚夫婿的信,捧在手里细细地看了起来。

    佑哥儿也有狡猾之处,十日一封信,每封信都是厚厚的,足有五六页。

    阿萝拆了信,边看边抿唇轻笑。

    信里没什么大事,写的俱是些生活琐事,或是相思之语。看着信,佑哥哥深情款款温柔俊秀的脸孔恍若在眼前晃动……

    阿萝按捺住心里的相思和激动。

    别急,再有半年,她就能迎娶佑哥哥进门了。

    ……

    这一年,皇家喜事连连。

    蓉姐儿去年有了身孕,在三月生下一子。

    芙姐儿去年十月成亲,成亲没到半年,也有了喜讯。

    三月底,霖哥儿迎娶梅芸过门。四月初,霆哥儿成亲大喜。

    从三月到四月,短短一个多月里,接二连三地俱是喜事。宫中内外一片喜庆欢腾,人人脸上洋溢着喜悦。

    两个月前武陵王服毒自尽引起的风波,早已被一波接着一波的喜事冲淡了。

    汾阳郡王和安王俱被罚了一年的俸禄,也一直在追查武陵王服毒一事,奈何武陵王府上下都不知情。唯一知道内情的武陵王又死了。

    且武陵王身为藩王,和皇室宗亲都有往来,宁王府闽王府鲁王府也都扯得上关系。仅凭着宁王世子登门喝酒便给宁王世子定罪,未免太过儿戏可笑。

    于是,这桩案子竟是成了悬案。

    京城里隐隐又有传言,宁王世子是为闽王世子打抱不平,才会勾结怂恿武陵王散播传言。

    这一波传言尚未传开,天子便在四月中旬的大朝会上下了圣旨。

    任命鲁王世子为滇南郡下辖的江城驻军指挥使,宁王世子和闽王世子则分别为闽地福州驻军指挥使和泉州驻军指挥使。接到圣旨后,半个月之内启程离京。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推荐阅读